罗塞塔石碑是一种产于公元前196年的花岗闪长岩。它原本只是一块刻有古埃及法老托勒密五世圣旨的石碑。但这块石碑同时刻有同一段文字的三种不同语言版本,这让现代考古学家有机会在对比每种语言版本的内容后,解读遗失了一千多年的埃及象形文字的含义和结构。如今,它已经成为古埃及历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罗塞塔石碑最早是由法国船长皮埃尔-弗朗索瓦·泽维尔·布沙尔(Pierre-Franois Xavier Bouchard)于1799年在埃及港口城市罗塞塔(Rosetta,也就是今天的拉希德)发现的,但在英法战争期间被转移到英国,自1802年以来一直保存在大英博物馆并公开展出。

罗塞塔石碑是由一群生活在埃及托勒密王朝的牧师制作的。作为纪念当时年仅13岁的国王托勒密五世加冕一周年,其内容主要讲述了托勒密五世从其父托勒密四世手中夺得王位的合法性,以及托勒密五世贡献的诸多善行,如减税、在神庙竖立雕像等。

罗塞达碑

特别是在当时的公元前古人眼里,埃及文明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文明了。所以在托勒密王朝之前和法老时代,这样的诏书原本是由法老本人书写并颁赐的,相当于圣旨。然而,在托勒密时代,埃及文化已经衰落,同时代的法老们早已流行说外语,不理解这些传统文字的写法。唯一知道埃及象形文字书写方法的祭司成为了书信的作者,这是非常糟糕的,以至于在公元前之后的罗马时代,这些未来的“古代学者”无法阅读这些古代文字。

罗塞塔石碑从上到下刻有同一圣旨的三种语言版本。在顶部,有14行古埃及象形文字(也称为神圣的文字,代表献给上帝的文字)。第一句和最后一句都不见了。中间有32行埃及草书(也称世俗体,当时埃及平民使用),是埃及的纸莎草文献,然后有54行古希腊文(代表统治者的语言,因为当时的埃及已经在公元4世纪末后不久,由于尼罗河文明的衰落而不再使用的古埃及象形文字的阅读和书写就完全丧失了。虽然后来许多古代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尽了最大努力,但这些古代人无法解释这些古代神秘词汇的结构和用法。直到1400年后的罗塞塔石碑出土,其独特的三语书写出人意料地成为解码的关键,因为三种语言中的古希腊语是现代人可以读懂的。通过对比分析石碑上其他两种语言的内容,可以了解这些失传语言的文字和语法结构。

在众多试图解读罗塞塔石碑的学者中,19世纪初的英国物理学家托马斯·杨是第一个证明铭文中多次提到托勒密的人。至于法国学者江泽龙·商博良,他是第一个理解埃及象形文字的人,埃及象形文字一直被认为是用形式来表达意义的,最初是带有语音功能的[来源要求]。这个伟大的发现成为解释所有埃及象形文字的关键线索。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塞塔石碑才会被称为理解古埃及语言和文化的关键基础。

今天在大英博物馆埃及馆展出的罗塞塔石碑,是一块高约112.3厘米、宽约75.7厘米、厚约28.4厘米的扁平石碑,略呈长方形,但实际上缺少许多边角。由花岗闪长岩制成,重约762公斤。大理石的黑色表面刻有白漆的文字,石碑的两面刻有后人添加的文字,包括左侧的“1801年英军在埃及俘虏”和右侧的“乔治三世国王赠送”。虽然这块石碑在1998年被大英博物馆的古物维修专家清理并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但上面提到的旧碑文因为时间的关系而变得具有历史意义,也是现代人类文明的见证人之一,所以一直保存下来。另外,石碑底部左侧有一个小角落,是刻意保留但没有清理干净的。主要目的是比较,让人知道清洁前后的区别。

1799年7月15日,法国船长皮埃尔-福汉索瓦(Pierre-Forhansova)扎维尔·布恰赫(Zavier Bouchahe)在尼罗河三角洲一个名为罗塞塔(Rosetta)的港口城镇郊区指挥圣朱利安堡(Fort St Julien)地基扩建开挖时,不小心挖到了一块黑色的大石头。意识到这块石头的重要性,他向指挥官阿卜杜拉·雅克·德梅诺报告,后者决定将这块石头送给拿破仑在开罗建立的地理研究所的科学家进行研究和分析,并于同年8月抵达开罗。由于石碑是在罗塞塔郊外出土的,所以根据其发现的地点命名为罗塞塔石碑。

1801年,拿破仑的军队被英国打败投降,也结束了法国在埃及三年的占领。埃及的占领易手,也引发了法国军队在埃及收集的古物归属问题的争议。当时法国科学家希望保留这些古物,并在6月开罗破城时从亚历山大城带走,但英方认为这些古物是被没收的物品,应该属于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财产。当时,著名的法国博物学家阿切纳·乔佛里·圣蒂勒写信给英国大使威廉·理查德·汉弥尔顿爵士,威胁说如果英国人掠夺这些发现,就烧掉它们。英军占领亚历山大后,通过与法方签订《亚历山大宪章》,正式结束了法国对埃及的占领。根据这项协议,法国军队在占领期间在埃及发现的古物也应移交给英方。但法军撤退时,并没有像承诺的那样把罗塞塔石碑交出去,而是藏在一艘小船里,准备偷偷运回欧洲,却在半路被英军俘虏。事后双方一致同意,法方可以保留石碑之前的研究成果和拓片,英方获得石碑的实际所有权。

罗塞塔石碑于1802年抵达英国,并以英国国王的名义捐赠给大英博物馆作为收藏。此后,罗塞塔石碑一直陈列在博物馆的埃及博物馆,这是博物馆最引以为豪的珍宝之一。在接下来的200年里,罗塞塔石碑只离开大英博物馆一小段时间——1917年,即将结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蔓延开来。因为博物馆担心伦敦会被猛烈的轰炸破坏,一批包括罗塞塔石碑在内的重要文物,相对较轻,便于移动,被秘密藏在后本地下50英尺深的地铁站里长达两年。直到战争结束,和平才得以恢复,文物才被送回博物馆进一步展览。

然而,全世界的人都不乐意看到罗塞塔石碑被保存在大英博物馆。由于罗塞塔石碑是破译古埃及文字的钥匙,因此对埃及考古界意义重大。因此,位于开罗的最高文物委员会是埃及文化部管辖下的组织之一。这个委员会负责埃及所有的历史遗迹和出土文物。秘书长、著名的埃及考古学家扎伊·哈瓦斯博士公开呼吁英国将罗塞塔石碑归还其真正的故乡——埃及。罗塞塔石碑也是最高文物委员会近年来追回流失文物的重点之一。